臺灣|專訪

區域型文化資產的推動-顏思齊後的水林時代

雲林縣水林鄉公所

文/廖于瑋     圖/李明岳、廖于瑋

橫陳在西太平洋的臺灣,是一座美麗的寶島,早年西方人曾為其蒼翠蓊鬱的島影著迷,而驚呼「福爾摩沙!」這座物產豐饒、資源豐富的島嶼,自古以來就吸引包括葡萄牙人、荷蘭人、漢人、西班牙人、日本人等不同民族進入,在各地留下許多文化遺跡,讓後人追索曾經在這片土地上發生的歷史點滴。雲林縣的水林鄉,三百多年前是第一位來臺開墾的漢族先民顏思齊落腳之地,三百多年後,水林即以重新追尋這位歷史人物的足跡作為文化保存活化重點,形塑水林的文化面貌。

開臺第一鄉

根據《諸羅縣誌》等相關史料記載,顏思齊約於明朝天啟元年(西元1621年)率眾從北港溪登陸,積極屯墾水燦林(今水林鄉)與笨港(今北港鎮)地區。當時島上已經有原住民蹤跡,荷蘭人不久也從澎湖轉進,為了保護來臺開墾的漢人不受兩方勢力侵擾,顏思齊於是在水林與北港地區設立了功能獨具的十寨,作為拓墾組織,並將主寨設於水北村顏厝寮以鞏固勢力。以其為首的組織因勢力龐大,顏思齊也因此遠近馳名。

從地方耆老口述以及明清時期繪製的臺灣西部古地圖可以得知,水林鄉早年大多為瀉湖、沙洲及海埔地,地形以山崙丘陵為主,長滿了水漆與莿竹。水漆俗稱咬人狗,因「漆」的閩南語發音與「燦」諧音,故舊名「水燦林」。相傳當年顏思齊等人在水漆林拓墾,首先必須克服的挑戰是如何在長滿水漆的沼澤地上填土墾殖。墾民後來以適應環境、生長力強的「蕃薯」作為主要作物,至今水林的地瓜產業仍具規模,有「蕃薯的故鄉」之稱。

以文化重新形塑水燦林

水林和大多數雲林縣其他地區一樣,原是一個純樸、以農業為重的小鄉鎮,但因為顏思齊落腳於此的淵源,使得水林在臺灣史上成為「開臺第一鄉」,擁有了不同的歷史地位。

水林鄉追尋顏思齊計畫從2013年起分三年進行,第一階段以文化「播種」為基礎,開始進行文化資產的全面整理與調查,並打造文化店家及創意活動,讓居民開始認識家鄉的過往,找回文化認同;第二階段以「栽培」為步調,透過兒童教育推廣,印製《水燦林顏思齊繪本》、《顏思齊布袋戲》等鄉土教材,進行學童文化扎根、認識家鄉歷史,讓水林的下一代都能從文化的追尋中建立信心與驕傲;第三階段開始「收割」,透過過去兩年的文資保存工作,建構水林文化治理的模式,並在顏思齊的主寨所在顏厝寮建置故事聚落,展現三年間文化造鄉的底蘊與成果。

鄉鎮文化治理從公所做起

三年來,文化改變了水林,這個改變不僅限於社區,長期對於社造著力不深的鄉鎮公所,在水林文化資產保存工作中也有了極大轉變,且是主要的發動者。

水林的文化資產保存起步雖僅3年,但這段期間,公所同仁除了安排各項文化增能課程之外,並以公所為平臺,協調、整合各課室及相關附屬機關的文化資源,透過系統性的統合運用,發揮資源最大效益。而在民間,公所也主動結合當地民眾、學校,彼此互動溝通、合作參與,強化居民對地方文化資產的價值認同,開創了文化治理的鄉鎮營造典範。

水林以歷史人物顏思齊為主軸,推動文化資產區域環境整合計畫,將文史資源的累積、短暫回鄉參與社區事務的年輕人微駐村,以及打造顏厝寮故事聚落等成果,成功轉換為學校鄉土教材,並透過鄉公所把文化訊息融入店家、社區及公共空間營造中,打造充滿特色的水林鄉。

以文化凝聚人心,以創意打造未來,水林鄉的顏思齊尋根計畫是鄉鎮文化治理的一個發端,有了文化的厚度,相信水林鄉將能找出不同的發展方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