臺灣|專訪

立足傳統迎向創新

臺灣藺草學會苗栗縣苑裡鎮

文/彭淑琴     圖/臺灣藺草學會、星火燎原工作室

走進臺灣藺草學會辦公室,一股再自然不過的草香立刻撲鼻而來,隨著嗅覺的牽引,思緒不自覺掉入時光機器,回到童年那張陪伴一家人度過盛夏夜晚的藺草蓆。

充滿草香的藺草之鄉

藺草原是生長在大安溪下游水岸邊的野生植物,早年原住民便懂得將藺草曬乾後製成簡單的藺編製品,後來漢人將其移種到田裡,量與質都獲得更好的掌握。苑裡由於地處火炎山山脈旁,加上發源自雪山山脈的大安溪流經,地理環境相對優越,在得天獨厚的土壤及水質滋養下,種植出品質優良的藺草,為全臺灣生產藺草的大本營。

日治時代藺草產業全盛時期,藺編製品出口日本的比例僅次於稻米和糖,為臺灣賺進不少外匯,那時苑裡幾乎家家戶戶都有自己的藺草田,每位婦女也都能熟練的編織藺草帽、藺草蓆。在家庭即工廠的年代,母女相傳是普遍的技藝傳承方式婦女、小孩不斷交疊著一根又一根的藺草,往往是家庭經濟最主要的來源;而鄰里間的情感更是透過一根又一根的藺草串連,整個苑裡宛如藺草大型加工廠,為苑裡創造了「藺草之鄉」的美名。

傳統工藝的困境

但一如許多傳統事物無法抵擋工業時代的來臨,過去的帽蓆盛世只能成為往事。學童戴著藺草帽上學的景象漸漸走入歷史,成為苑裡人共同的回憶。

為了延續這項已經滲入苑裡人血液裡的生活工藝,山腳社區從2003年透過心點子計畫開始推動藺草工藝再生,希望重新找回傳統藺草編織的技法;找回過去藺草氤氳的味道;找回居民對藺草文化的情感。然而現實是,藺編技藝的復興,考驗的不僅是如何尋回匠師編織技法的純熟度,也不僅是如何凝聚社區居民對藺草文化的共識與重視。在新的時代巨輪下,看似喚醒的藺編文化已經與過去相去甚遠,社區面對大環境已經不同的事實,必須重新思考傳統產業的命運與方向。

青年生力軍加入

所幸,機會常常留給有心的人們。藉由勞委會多元就業方案提供的機會,幾個社區青年進入協會,參與了藺草產業的推展;2013年水保局推出大專生洄游農村計畫,又引入一批外來生力軍,並銜接勞動部的培力就業計畫,為苑里鎮的藺草產業帶來新的契機。

年輕人相較於老一輩居民較容易跳脫歷史情感的包袱,留下感動,並運用感動引動新的可能。這群集結了本地與外地人的青年團隊,不分彼此,共同為藺草產業的新生努力。他們依據目前藺編市場的現況,將「生態」、「設計」、「行銷」、「傳承」設定為工作核心,並企圖創造出新的產業價值體系。他們深深知道唯有看見藺編的文化價值,才有機會創造經濟價值;唯有打破制式、量產的行銷迷思,才有可能找回藺編產業的新生命。

於是整個青年團隊引領著少數僅存的藺編匠師,創立「臺灣手藺」品牌,強調手作與原創精神,並從時尚、實用的概念設計新產品,提升產品的精緻度以貼近現代人對創新、創意的要求。他們持續透過述說品牌故事、舉辦展覽、深度體驗、DIY教學等方式,提高商品的價值感、能見度與消費者的接受度,延續了傳統產業的生命力,2013年更奪得日本MUJI Award銅牌獎,讓一群純樸的藺編師傅信心大增,重新看待自己的生命價值。

開創藺草產業新未來

年輕人擁有源源不絕的創新點子,對時尚也有敏銳度,在產品設計、開發以及行銷的手法上常常創意十足,加上取得資訊與整合資源的能力迅速,對苑裡藺草文化產業的推動的確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。

不過,回歸藺草編織技藝本身,還是必須仰賴社區裡碩果僅存的老匠師,這種從小源自於生活耳濡目染的技藝,並非一朝一夕可以學得,因此,台灣藺草學會的夥伴們對於藺草技藝傳承出現斷層也甚感憂慮,目前學會相繼與國內各藝術大學合作開設藺編教學課程,以帶動更多年輕人投入藺編工藝,期望從上一代的精神中承接古法,從下一代的思想中別創新格,開創出臺灣藺草產業的新未來。